凉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作为行业里的新生玩家阿里文学该如何自处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凉山信息港

导读

与10月份优酷秋集上的亮相相比,在1月19日首届行业峰会上,担纲主角的阿里文学显然有备而来,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杨伟东、UC CEO朱顺炎、阿

与10月份优酷秋集上的亮相相比,在1月19日首届行业峰会上,担纲主角的阿里文学显然有备而来,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杨伟东、UC CEO朱顺炎、阿里影业CEO樊路远以及阿里音乐CEO张宇悉数到场,用阿里文学CEO宇乾的话来说,“今天给各位展现的就是马老师的文娱班底”。

在这场主题为“领阅·共融”的发布会上,阿里文学主要向行业传达了几件事:

一、明确阿里文学的新定位,阿里文学不是单一的文阅读平台,而是以文阅读和IP联动为基础的综合性的基础设施体系;

二、阿里文学在文内容上有所突破,签下酒徒、何常在、墨熊、风行烈、安思源等知名作家,发布新一期“IP星河汇”,宣布旗下60部精品IP全面向合作伙伴开放,题材涵盖,历史、玄幻、都市、民国、言情、悬疑、二次元等;

三、拥抱新零售,助力实体书电子化,与天猫达成合作,双方将在打通线上、线下资源、引领出版类图书全民化、数字化,为用户提供实体书屋和线上阅读为一体的服务。

宇乾认为,经过PC和移动两个时代,络文学已经进入到以IP联动为核心的新时代,阅读已经成为多触点的IP消费,文字会贯穿在多元化的娱乐场景中,而阿里文学将依托阿里大文娱生态以及阿里技术全面赋能文作者和作品,保证精品内容的培育与输出。

现在的阿里文学和昨天的阿里文学是“两个人”2017年是络文学发展史上值得被铭记的一年,两家文公司掌阅科技、阅文集团接连上市,这不仅意味着资本对络文学行业的认可,也代表这个行业正在接受监管和约束,朝着良性竞争的状态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据CNNIC公布的第40次《中国互联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我国络文学的市场规模仅有90亿元,“虽然络文学现在的发展趋势还不错,但也逐渐呈现出很多问题和危机。”阿里文学副总裁周运补充说,“随着越来越多的娱乐形式抢占大家的时间,文的阅读用户数增长放缓,各大络文学平台盈利方式单一,仅限于线上连载付费阅读模式,同时越来越多的声音质疑络文学的内容。”

作为行业里的新生玩家,阿里文学该如何自处?

在周运看来,危机往往潜藏着机会,用户增长放缓就打通多个平台实现用户流转,营收单一就行业联动,在产业链上的其它环节挣钱,内容老生常谈就提出创新方向,鼓励作者多元化创作。而这一切能由阿里文学实现完全得益于和阿里大文娱其它部门深入的联动和合作,“具备全链路的能力才有可能给络文学带来更多的生机和机会。”周运表示。

基于此,阿里文学更加明确了自身的定位:不是单纯的阅读平台和络小说的运营者,而是“水电煤”般基于络文学和IP联动的综合性基础设施体系。

接受采访时,宇乾表示:“在这个基础设施体系里面,阿里文学强调的是赋能,首先赋能作者,作者签约了阿里文学,实际上就是签约了阿里大文娱,签约了整个阿里的文化娱乐产业生态,瞬间打开了职业天花板;其次赋能读者,读者喜欢的IP不止是文字,还可能是影视、动漫和舞台剧;赋能作品,阿里技术上的强大优势能通过运营真实的用户消费兴趣大数据,实现作品与读者的连接和千人千面的个性化推荐,终让IP更好地衍生。”

实际上,对阿里文学来说,2017年有战略性意义的事情莫过于想清楚了阿里文学的定位。宇乾坦言:“现在的阿里文学跟昨天的阿里文学是‘两个人’,现在的阿里文学承载了新的战略使命,不但是阿里文娱,还是整个阿里内容的主要源头之一,只有阿里文学做强大了,我们才能源源不断地供应新鲜东西。”

2018年的关键词是“共振”

阿里文学CEO宇乾

很明显,阿里文学强调的全链路能力以及赋能与阿里大文娱密不可分,杨伟东强调,2018年阿里大文娱的关键词是“共振”,“未来一年阿里大文娱将大力推进影视、文学、游戏、衍生品等不同业务之间的化学反应,在商业化、大宣发、IP联动、会员运营等方面为内容方不断提供新玩法。”

阿里文学也将和阿里大文娱旗下的UC、优酷、阿里影业、阿里游戏、阿里音乐、大麦分别从内容、渠道、衍生等角度进行协同。

在内容建设上,阿里文学将联合大鱼号为内容创作者提供全新的创作阵地,通过信息流平台助力优质作品的培育及宣发。目前,阿里文学作者已经陆续入驻大鱼号,未来,大鱼号上的优质创作者也有机会成为阿里文学的签约作家。

阿里大文娱副总裁周晓鹏进一步解释:“大鱼号服务中短内容,看似和长内容、大IP关联度不大,事实上很多大作品往往是从中短篇内容开始的,我们会通过大鱼号,帮助文学创作者实现内容分发和粉丝沉淀,让他们更好地实现商业变现。”

此外,阿里文学与优酷也探索出了内容反向衍生的新模式,通过超级剧集《白夜追凶》《大军师司马懿》推动相关文的阅读,形成了差异化的IP培育策略。

在渠道宣发上,通过整合大文娱内外部资源,阿里文学实现了文IP的多触点宣发。例如天蚕土豆的新作《元尊》通过书旗小说、UC小说、虾米音乐、优酷、来疯直播等平台,实现文、歌曲、剧集、直播、H5的全平台衍生及宣发。

在衍生生态上,优酷、阿里文学、阿里影业斥资10亿,集结阿里大文娱的资源推出共同孵化IP的计划HAO计划,据阿里大文娱大优酷事业群副总裁刘开珞介绍,HAO计划开放阿里文学的IP、优酷的平台,影业的授权宝和娱乐宝,把优质的内容和资源跟合作伙伴一起分享,共同搭建了一个生态体系。“HAO计划不仅仅是文字到络电影的简单转化,更多是一个IP全链路孵化的起点。”

在公布的HAO计划合作名单中,包括传统制作公司华谊兄弟、慈文,络电影制作公司新片场、奇树有鱼、淘梦、映美等业内合作伙伴。目前HAO计划部作品《西河口秘闻》已经上线,点击量2000多万,分账票房449万,正在推进《刑凶手札》、《西游摇滚记》、《斗玉》等项目。

需要强调的是,全链路的IP开发不代表一个的IP一开始就要在多个领域同时进行开发,周运告诉亿欧,“虽然说一个的IP作品可能从多种形式,包括文字、漫画、动漫、剧集等一条线打通,但我们需要针对不同IP的特点进行个性化的、定制化的开发,有的作品偏二次元,一开始走的路就应该是漫画、动画,有些作品非常适合影视剧,一开始就应该和制片人沟通,进行小说和影视剧的同步开发。”

在优质内容的生产能力上,我们不落后任何一家宇乾认为,虽然络文学的市场规模只有90亿,但泛娱乐产业的规模是5800亿,络文学作品是IP产业的上游,作为泛文娱产业的桥头堡,还有巨大的增量市场可以挖掘,阿里文学志在新的增量,不在旧的存量。

对阿里文学来说,和阿里大文娱其它部门的联动是其优势所在,但这不意味着阿里文学仅是阿里大文娱的IP渠道。在会后采访中,宇乾指出,“我们和别人在存量内容上有差距,但在优质内容的生产能力上,我们不认为我们落后于任何一家。”

在宇乾看来,现阶段盈利不是阿里文学的主要目的,对阿里文学的考核主要集中在内容,也就是作者和作品上,“一是作为文学平台,是否服务好读者,比如产品的完善、应用性、覆盖度等;二是原创方面是否服务好作者,让更多志同道合的大神加入进来;三是对的作品是否能够快速地进行影视化、游戏化、动漫化的衍生。”宇乾说,“我从来没有对阿里文学下过盈利指标。”

在作者方面,阿里文学不会考虑在字数、题材、风格上约束他们,“我们平台上的内容要具有多样性,近流行的新的内容往往在几年后才会转移到游戏或影视剧上,如果我们过分的强调所有的作者需要配合现在影视化的规律去创作,把我们自己束缚住了。文学平台应该做文学平台需要做的事情,为整个文娱行业的发展留足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周运在采访中指出。

在作品方面,阿里文学认为好作品应该具备三个标准:正能量、好的世界观以及喜闻乐见。相对应的,阿里文学未来内容的创新方向也是三个方面:二次元小说,世界观体系的小说以及现实题材类小说。这三个方向代表了阿里文学对络文学发展趋势的思考,二次元代表年轻人的世界,现实主义题材承载着很多打动用户内心的、真实的东西,符合国家发展大方向。周运补充说:“这三类小说的共同特点都是讲好故事,有好的人物设定。”

目前阿里文学在文漫联动方向上的批IP作品已经基本孵化成功了,包括《妙手小村医》《圣祖》《妖精住嘴》等,文影联动方面则有《西河口秘闻》,文游联动上主要是正在开发中的《诸天纪》。

在未来的规划里,长篇络小说、中短篇、二次元内容、出版文都将是阿里文学内容储备上的重要方向。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广州新制造数据
2006年海口A+轮企业
9贝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