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杨柳霞光里的微笑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凉山信息港

导读

梦,如影随形。每个人都离不开梦。  梦,是虚无的,空灵的,也是梦之外的现实的一种依托,一种希望,甚至是一种渴望。然而,所有的梦都只是梦,唯有

梦,如影随形。每个人都离不开梦。  梦,是虚无的,空灵的,也是梦之外的现实的一种依托,一种希望,甚至是一种渴望。然而,所有的梦都只是梦,唯有这个梦,不是梦;如果说它是个梦的话,那么,他便是一个真实的梦。活着的梦。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将用颤抖的双手捧着我用心写就的流着泪的文字,来缅怀那些为了新中国的解放事业而英勇牺牲了的所有的英烈们!   ——写在前面的话  蓝水湾住宅小区里的夜晚,是这般宁静与祥和,道路两旁的路灯泼洒着柔和而耀眼的光芒,为这个静寂的小区披上了一层柔柔的金色波光;挂在树上的七彩霓虹,宛若一条条色彩斑斓的彩带,将整个小区装点得愈发流光溢彩;一个个亮着的窗口,就像天上的一颗颗星星,它们瞪着铮亮的眼睛,在注视着我们......  这时候,一个约五十岁左右,衣着整齐,外表儒雅的中年男人,手里拎着几个包裹,他急匆匆直奔2号楼3单元202室。  “爸!爸!我忘了带钥匙了,您开门吧!”中年男人气喘吁吁的敲门。  不一会儿,外面的防盗门开了,里面站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  “哎呦!拎这些东西。沉吧?”老人心疼地问。  “哦。还行。”儿子笑了笑,“您老吩咐的事儿,儿子哪敢不尊哪?!”说完哈哈笑了起来。  老人也抿着嘴巴笑了。  室内的装潢古色古香;迎面的那面书柜兼屏风上摆满了各种书籍,透着缕缕墨香。通过这扇屏风便可解读出主人的品位,他定是一位热爱书籍、学识渊博的老人。   “月华,没吃饭吧?坐下来咱爷俩喝两盅。”老人微笑着问。   “哦,爸,我吃过了。”月华点着头。   “来来来,陪老爸喝两盅,喝两盅。”老人说着,拎起了玻璃瓶装的大高粱酒。   月华慌忙接过爸手里的酒瓶子。他不急着给爸倒酒,拿着酒瓶子问,“爸,我给你买的那些五粮液等好酒你咋不喝呢?留着干嘛?”  “呵呵,”老人看看儿子,笑了,“就喝这顺口儿。”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老人的脸微红。   “月华!我让你买的东西你都给我买齐了吗?”老人伸手往上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从镜片后面寻着儿子的脸。  “我办事您放心,瞧!这不全在这里吗?这是恩科大爷喜欢的香干,这是子武大爷喜欢的大高粱酒,这是子文大爷喜欢的核桃......”月华晃动着手里的一个个包裹得意的继续说,“我知道您每年的七月七日,都要用这些东西当作祭品去看望我那从没见过面的大爷们,所以我哪敢怠慢呀!这不早早地就给您备齐了吗?”  “嗯!那太好了!太好了!”老人搓了几下手,不住的点着头。看得出有几分按捺不住的兴奋。  老人心里搁着事儿,今儿喝得有点高了。在儿子的搀扶下进屋睡觉了。儿子怕老人着凉故意给他拉了一条毯子盖在身上,并且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两度,插上了电热蚊香液,关上了灯,轻轻带上了房门。  几十年来,每年的七月初七临近,老人的心情就会特别的沉闷,今天也不例外。所以,儿子月华今天没有回自己的家,而是下了班特意跑来陪着老人家。安顿好老后,他没有睡卧室,而是和衣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为的是便于伺候老爸。   夜,渐渐浓了。老人躺在床上,慢慢睡熟了。    “乡亲们,你们睁开眼睛看看我吧!也看看这群禽兽,国破家何在?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我就不信赶不出去这群丧心病狂的疯狗......”只见一个年轻女人,披头散发,嘴角冒血,眼睛喷火,赤身裸体的站在院墙根儿桑树下的磨盘旁怒吼着。  她周围的乡亲们全被一群穿着黄狗皮的日本兵,端着刺刀荷枪实弹控制着。人们都深深地把头垂下去,不忍看见这赤身裸体的女人,他们的心在流血。磨盘的石碌碡旁散落着她那被日本兵撕碎了的衣裳,几个泄欲完事的日本兵正在提着裤子狞笑。听见她扔在煽动群众,不由分说的对准她的小肚子飞起就是一脚,嘴里骂着,“八格!八格!”  女人的两腿间顿时鲜红一片......而她依然高昂着头——这就是女人!这就是中国的女人!只见她大声地喊着:  “乡亲们,记住我的话,赶出日本狗!恩科!我先行一步了,在黄泉路上等着你。”说完,那刚烈的女人深情地看了她丈夫一眼,然后噔噔噔往后倒退了几步,忽地冲向了磨盘,只听“砰!”的一声,那女人慢慢倒下了,一滩殷红的血在额头流淌......人们嚎啕大哭,但是,很快就连哭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小鬼子,我操你姥姥!有本事你弄死你爷爷我!”一个雄浑有力的声音从拴牛的桩子那边传来。  “是巴恩科,把他拉过来,看他有啥话说。”   一个戴着汉奸帽,穿着黑狗皮的汉奸,当着日本兵的面谄媚的向巴恩科吼道。他就是汉奸黄志强。   “巴恩科,你快说那个破坏大日本共荣的分子被你们藏在那里,现在说出来兴许皇军现在高兴还能饶你不死。”黄志强瞪着一双母狗眼睛吼叫着。  “呸!”巴恩科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他,然后恶狠狠地朝他的脸上吐了一大口唾沫。  “呦呵!”黄志强擦掉脸上的唾沫,母狗眼瞪得溜圆。“骨头还蛮硬的吗?一会儿就再让你喝几盅。”然后,发出几声坏笑。  “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给爷爷来个痛快!”巴恩科仰天长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牛!你牛!”吓得黄志强一个劲儿地倒退。  “死后不愁无勇将,忠魂依旧保家乡。”巴恩科高傲地扬起倔强的头颅,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喊出了这铿锵有力的十四个大字后,低下头来,伤心的瞅着躺在磨盘旁血迹斑斑的妻子,他的心如刀搅般疼。  “秀芬,你慢走,我这就下来陪你。”巴恩科说着就伸出了舌头——他要咬舌自尽。    “哥!哥!嫂子......”  尽管屋里开着空调凉爽舒适,可是此时老人已是浑身大汗淋漓,浑身哆嗦,嘴里呜呜地喊叫。  月华听见了老爸屋里的声音,忽地从沙发里弹了起来,慌忙跑进屋子里,“唰”地一下打开了屋里的灯,屋里瞬间通明。他近前叫醒了爸,“爸!爸!您又做噩梦了?”说着,赶忙取来毛巾,给老爸擦汗。  老人从梦中醒来,用手轻轻揉了揉眼睛,怏怏道,“嗯!是呀!老弟兄们想我了,给我托梦来了,看来我是该找他们去喽!”  “爸!别胡说!大爷们都在烈士陵园里好着呢!因为明天是他们的忌日,您这是忧思过度,所以才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没事的,您会好好的活到一百岁呢!”儿子月华安慰着老爸。  “我看您晚上也没吃多少饭,尽顾着喝酒了,会对身体不好,趁着现在您醒着,我给您拿盒牛奶,您喝了再睡会儿,就舒服些。”月华去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盒纯牛奶放在一个保鲜盒里,倒上些开水捂着端进屋里,放在床头柜上。  老人看了眼儿子,“行了,没事了。等过一会儿我自己喝,你明天还要上课呢!赶快睡觉去吧!”  “您别多想,”月华心疼地看了看老爸,“好好睡觉。好好睡觉哈?”月华打着哈欠,就又回到了客厅。  床头柜上的那杯纯牛奶,孤零零地呆在那儿,心疼的望着已是银发满头的老人。   老人依在床上,用手轻轻抚摸着胸前的刀疤,他感觉到了那刀疤里的疼---    1938年的四里港坐落在日本鬼子大扫荡的宝新段的必经之路上,经过战火洗礼,整个村子,到处是满目疮痍,人心惶惶。农历七月初七,这是牛郎会织女的日子本该是阴天,可是那天却是出奇的热,太阳就像一个圆圆的大火球,燃烧着大地,庄稼快要旱死了,就连人都打不起精神来,蔫头耷拉脑,带死不活的。  眼前,出现一座院落。里生外熟的蓝砖瓦房,挺立在院落里。泥坯子做成的围墙将小院不完整的围拢起来。几棵碗口粗的小榆树犹如哨兵一样把守在院墙外。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焦急地直搓手,在院子里转来转去。不一会儿,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年轻妇女,端着一个铜盆子里面放着一条手巾,来到院子的李树下的水缸边,把盆子放在缸台上(我们这里的水缸过去是用砖砌好了里面套上草木灰和一些保温的材料,为的是冬暖夏凉,所以都有一个宽大的缸台),用瓢子往铜盆里舀了几瓢子凉水。  她便端着一盆子凉水走进里屋,刚一进屋就听她慌里慌张地喊,“子武,你快过来看看吧!这个小战士怕是不行了!”  “咋?”赵子武听见妻子巴恩惠喊他,就急忙跑过来,把手放在小战士的额头摸了摸,烫的吓人。他又试试了他的鼻息,确定没有休克,再看看他的脸色,苍白的如一张白纸,紧闭着双眼,嘴唇干裂,忽然间,他像是有了点知觉,嘴唇微微颤动,一张一合不知道要说什么。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胸前的刀口向外翻着,肿的老高,黑紫黑紫的,吓死人。  “唉!没别的毛病,就是这伤口发炎闹得,真是急死人了,也不知道子文联系到抗日的部队了吗?要是真找不到消炎药,加上这么热的天,怕是这小战士的性命就要不保了。”赵子武急得直搓脚。  从院子外急匆匆地跑进几个人来,跑在前面的不是别人正是子武的弟弟子文。  “哥!哥!哥!”子文上气不接下气地喊着他哥子武。  “咋了,文,消炎药,你们找来了吗?部队联系上了吗?”赵子武赶紧迎上来。  “不,哥,快带着这个小战士咱们抓紧走!药!我们没找来,是鬼子来了!”赵子文紧张的说。  “子武哥!快转移吧!要不我们所有的努力就全白费了。”旁边同行的李秀奎也这么劝。  “可是,我们能转移到那里去呀?”赵子武攥着拳头,狠狠地砸自己的脑袋。  “子武哥,再不走就不成了,咱们村在鬼子的扫荡路线上况且是明村,就巴掌大的地方藏那里都能找到。”鲁申也着急。  “这样吧!快!上我娘家吧!我知道我娘家有一口大缸,那其实是一个地下室的入口。那是当年我们家祖上,为了躲避战乱特意修建的地下密室,并且与外面相通。你们可以带着他藏在那里,况且也只有我娘家离这里近。”子武的妻子巴恩惠急中生智。  “对,也只有如此了,咱就去嫂子的娘家赵家铺,从小路走不过一里地,还有时间。”李奉鸣赞成的说。  “是呀!子武哥,别犹豫了咱快走吧!”鲁亮脑门儿急出汗来了。  “嗯,马上撤离。”  赵子武命弟弟子文等人找来一辆板车,大伙儿刚把受伤的小战士抬上板车要走,忽然巴恩慧跑来了。  “等一等!你们就这样带着他走吗?”巴恩惠惊讶地瞪着大眼睛问。  “嫂子啥事?”子勤疑惑地说。  “这样很容易暴露目标,万一被鬼子发现了咋办?”巴恩惠接着说:“需要掩护一下才行。”  说完这些她拉了一条毯子盖在这个小战士的身上,又抱了一大抱花秸覆盖在毯子的上面。  “如果没有遇见鬼子,若是遇见就假装送柴草的。实在蒙混不过去再说,现在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巴恩惠叮嘱道。  “嗯,还是媳妇你心细,我们走了。”赵子武摸了摸头,嘴角挂着笑。  于是,这七个人就拉着这装有花秸的板车,沿着穿村那条小河的东河岸飞一般奔赵家铺走去。  蜿蜒的小河就像一条银色的飘带,引领着他们前进。那“哗哗”流淌的水声,和碰到礁石溅起水花甩落水中的声响,如一根根钢针,不停地扎着每一个蹦跳着的心。  “快!快!前面是大上坡不好走。”  “子勤.秀奎帮忙推车,子文把车拉稳一点,那孩子受伤了经不起折腾......”赵子武一边用手背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指挥着大家匆匆行进。  驻扎在宝坻到新安镇这段的鬼子,不知道咋就闻着味了,骑着跨斗摩托车直扑过来了。  鬼子们的摩托车从土路上碾过,顿时尘土飞扬,黄沙漫天。为首的正是驻守在宝新段军官山本,跨斗里坐着他那狗头军师兼汉奸黄志强,后面跟着一小队骑兵。径直的扑向赵子武的家,一脚踹开他家的柴门。  “有喘气的吗?给皇军滚出来一个!”汉奸黄志强叉着腰狐假虎威。  “太君好,我们小门小户没有什么好招待太君,您们就在院里坐会儿,我给太君们沏茶去。”巴恩惠镇定自若的应对着。  就见那个太君根本没听巴恩惠说啥,一屁股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一摆手下了一个搜查的命令。  几十个人就把这院子翻个底朝天,锅碗瓢盆撒了一地,家里值钱的东西也被扫荡一空。  “报告,东屋没有发现异常!”  “报告,西屋没发现异常!”  “报告,厢房也没有!”  “这就奇怪了!明明有人举报说你家窝藏反抗大东亚共荣分子,现在被你们藏哪去了?”黄志强绕着圈的打量着巴恩惠。  “那有的事?一定是有人想邀功想疯了吧!于是就没事找事,你说是吗?”巴恩惠面不改色,镇定自若。 共 1099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人着急当上爹 警惕这些不育原因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癫痫治的好的医院呢
标签

上一页:爱已开始

下一页:细雨蒙蒙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