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狂武仙途 第九十九章 异血脉者

2019/10/13 来源:凉山信息港

导读

狂武仙途 第九十九章 异血脉者罗凌看也不看来人,手中陨星刀瞬间加速,对准谢蓉劈斩过去。既然起了必杀之心,就不会再迟疑,不管来人是谁

狂武仙途 第九十九章 异血脉者

罗凌看也不看来人,手中陨星刀瞬间加速,对准谢蓉劈斩过去。

既然起了必杀之心,就不会再迟疑,不管来人是谁!

倏忽间,陨星刀被一股天地精能包裹,瞬间从急剧加速状态变成静止,仿佛时间骤停。

罗凌紧握陨星刀的手连同整条胳膊被一股诡异能量禁锢,瞬间隔绝了体内力量和五行元力的传输。

罗凌惊骇!

握草,又是玄武境!

而且不是普通的玄武境,直觉比梅老还要厉害!

罗凌瞬间从来人惊鸿一现的可怕气息波动中感觉到他的修为。

惊骇了一瞬后,他紧张的心绪便渐渐平复。

既然来人只禁锢了他的胳膊和陨星刀,这便说明对方只想阻止他杀人,并没有动杀心,否则刚才一瞬间恐怕他就死于非命了,即便梅老出手也未必拦得住。

罗凌只是目光一扫来人,便顿时惊讶。

突然闯进屋内的是一个老者,一头金发尤为醒目,面部沟壑纵横,一双金瞳精光内敛,深邃如渊,体内散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淡淡威势。

嗯?金狮血脉么?

金狮是伏龙大陆曾经的异兽,存在于远古时期。

异兽天赋异禀,有的擅攻,有的擅守,有的则善于追踪天才地宝,种类繁多。其中擅长攻击的异兽,一旦成年,实力堪比半步帝境人族修者,相当可怕。

金狮便是擅攻的异兽之一,而且排名靠前。

传闻远古时期人族掌握一种秘法,可将异兽血脉移植入人族修者体内

,跟自身血脉融为一体,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拥有该异兽的特殊能力,足能碾压同阶,甚至能跨阶击败对手,相当可怕,异血脉者。虽然来人体内金狮血脉极其稀薄,经过代代相传,不知道被稀释了多少倍,却依旧拥有些许金狮的擅攻异禀,实力明显强过同阶修者。

老者瞥了罗凌一眼,眯眼说道:“小娃儿还挺倔,竟敢不听老人言,想怎么死?”

虽然脸上挂着一丝笑意,却给人不怒自威之感,仿佛一柄随时出鞘的绝世利器。

梅老抢先开口,对金发老者抱拳道:“秦宇兄堂堂秦族长老,东苍郡王之师,何必跟一个娃儿一般计较?既然得遇秦宇兄,不如一起小酌几杯如何?”

他说这番话用意之一,便是告诉罗凌老头的身份,便于他后面应对。

刚才之所以没有出手阻挠,是因为他也察觉出秦宇并没有对罗凌动杀心。

“梅玖,今天我可不是来跟你叙旧的,而是有正事要办,你不要打搅。”

罗凌张口正要说话,却被秦宇打断。

秦宇的声音虽然很淡,但却透出一股傲然之意。

“咳、咳!”

梅老干咳两声,脸上略过一抹讪色,欲言又止。

罗凌躬身抱拳道:“回禀前辈,小子还想留着小命看花花世界,涨见识,聆听前辈教诲,一点儿也不想死,杀她是因为小子想替东苍郡王府除却祸害。所以,既然前辈是郡王府王师,小子就不会死,也不该死,该死的是吃里扒外的郡使大人。”

得知老者的身份,罗凌的忐忑瞬间消散,确信老者不会杀他。老者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想找个台阶下,或者说希望自己给他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谢蓉庆幸,求生之念喷涌,急忙为自己辩解:“秦老,谢蓉自问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东苍郡王的事,罗凌纯属诬陷,报复我刚才对他出手,请您老明鉴。”

秦宇冷眼一扫谢蓉,沉声道:“自有你说话的时候,现在还是闭嘴吧!”

说完,一道无形的神魂力波纹自他眉心激射而出,眨眼没入谢蓉眉心。

谢蓉神情一震,直翻眼白,身体一软,瞬间晕厥过去。

罗凌已经察觉出来,秦宇施展的正是远古金狮所擅长的神魂力攻击术。

秦宇掌握的这种神魂战技威力已经远不如远古时期的金狮,但威力依旧可观,相当于地级中品神魂战技,伤人于无形,防不胜防。

罗凌手里也只有三种神魂战技,包括曾经对魂兽蓝色妖姬施展过的玄级下品魂泡术。

神魂战技很稀缺,高阶神魂战技更少之又少,秦宇仅凭这种源自金狮天赋异禀的神魂攻击术,就能傲视同阶,越阶战胜对手也不是不可能。

梅老暗自一哆嗦,如果秦宇刚才针对他,恐怕照样扛不住。

秦宇转向罗凌,灰白长眉挑了挑,笑道:“你误打误撞地引来申屠锦,又逼谢蓉道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也算帮了东苍郡王府,也罢,我便不跟你这个小娃儿计较了。”

“多谢前辈!”

罗凌抱拳拱手,虽然没能亲手除却谢蓉,但一想到她落入秦宇之手肯定难逃一死,也就释然了。

秦宇转向梅玖,说道:“我准备回趟东域都,近夜枭门折腾的厉害,已经有几个家族的天骄不是被杀就是失踪,搞得人心惶惶,域都各大势力倡议召开声讨夜枭门的联盟会议,秦家和孟家都已经受邀,不如一起吧,反正你已经得罪了申屠锦,孟家在啸天皇朝的生意必受影响,你迟早要向孟家说明,而且宜早不宜晚。”

梅老惊讶道:“什么?夜枭门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看来不杀杀他们的锐气恐怕是不行了。”

罗凌剑眉微皱,没想到远在域都的夜枭门实力如此强大,居然需要各大势力联合征讨。

秦宇点头道:“不只是挫挫他们的锐气,将其连根拔起,省得闹心,说不定哪天天骄陨落这种事会咱们家族头上。”

梅老想了想,说道:“秦宇兄先回吧,我还有事没处理完。”

如果罗凌不跟他说有办法化解申屠两兄弟打击孟家的生意,他恐怕已经答应跟秦宇一道返回东域都了。

秦宇无所谓道:“随你便吧。”

然后对门外朗声道:“来人,将谢蓉押回东苍郡王府受审。”

话音刚落,便有一人快步走进屋内,将晕厥中的谢蓉拖走。

此人罗凌认得,正是此前引带他和楚良进见谢蓉的护卫统领。

旋即,秦宇、梅老、罗凌和楚良四人一同步出房间,走出贵宾区。

经过现场紧急疗伤,楚良已经能行走。

“南宫泉拜见秦前辈、梅前辈!”

“卑职叩见王师大人、梅老前辈!”

而这个时候,南宫家族地武境老祖南宫泉和城主南宫丘壑携一干家族高层和城主府主要官员恭候在贵宾区门外。

贵宾区出了这么大事,堂堂郡使大人竟然转瞬变成了即将被押回东苍郡王府的嫌犯,而且有听说两位玄武境强者莅临,他们哪敢怠慢,生怕祸及自身。

罗凌沾了两位玄武境强者的光,跟在他俩身后平白受了众人一拜。

当他的目光扫过人群时,很快看见南宫瑜。

南宫瑜也瞄了一眼罗凌,双目微闪,神色复杂。

到了城主府外,梅老、罗凌和楚良目送秦宇离去,然后直接返回林家。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谢蓉在被押解回东苍郡王府的途中出了意外,所有人全部罹难,无一幸免。

梅老和罗凌、楚良三人返回途中也遭遇到了意外。

白山治疗性病的医院
嘉兴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石嘴山牛皮癣医院哪家
白山治疗性病方法
嘉兴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