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华强北到华强难电子卖场夏日严寒丨深深原创

2019/07/12 来源:凉山信息港

导读

华强北到华强难? 电子卖场夏日严寒丨深深原创华强北到华强难? 电子卖场夏日严寒丨深深原创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

华强北到华强难? 电子卖场夏日严寒丨深深原创

华强北到华强难? 电子卖场夏日严寒丨深深原创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华强北到华强难? 电子卖场夏日严寒丨深深原创 华强北到华强难? 电子卖场夏日严寒丨深深原创 Posted on 2015年5月19日 by new_notlee in 社会万象 ▲2012年9月27日,深圳华强北一家商场的电子商铺,没有顾客光顾,店员趴在柜台上休息。(CFP供图)互联浪潮对于传统产业摧枯拉朽的影响仍在持续。本身与IT行业密切相关的电子卖场也一样被新的互联商业模式深刻颠覆。似乎一夜之间除了BAT,日子都不好过了。国内电子卖场已经集体进入冬天,就连什么都能做的华强北也概莫能外。购的模式破坏了实体电子卖场的固有营销消费模式,之前已有道出北京中关村已面临转型之痛。尽管电子产品的零配件集成优势和批发优势,华强北依然优势十分明显;尽管在中国的各大电子卖场中,华强北仍是受影响小的一个,但华强北仍然遭遇不可避免的空铺潮。这一趋势伴随互联的新一轮浪潮只会更加加剧。或转型或挖潜华强北电子卖场的传统优势已经成为电子卖场商家主要的话题之一。对于华强北这样极具生命力的电子卖场来说,模式成熟想要转身实际困难重重。但转型虽苦,不变不成。O2O化,与互联巨型企业融合似成必然。华强北坐拥深圳创新产业集聚的地缘优势,终仍可能是革命的赢家。▲在华强北,像这样集仓储销售为一体的小店很多。面积虽小,但每天通过电商的成交量很可观。上午10点多,李浩在柜台前零星接几个,顺手下载《超级陆战队》、《复仇者联盟2》等四五部电影,聊几句,略显闲闷。他很讨厌这种闲闷,因为闲就等于没钱。这间柜台位于华强电子世界2号店三楼,位置仅次于“黄金区”,搁在10年前,他想在忙碌中喘口气躲躲懒都难,如今辉煌不在。他和同行自嘲:十年华强北,十年华强“难”。难,难在同行纷纷撤柜、顾客与日俱减、利润微薄,难在转型难、生意不好维系也得先咬牙挣扎。从前那个人人都可以来“捞一笔”的华强北、中国电子产品交易市场的江湖老大,已经有了风雨飘摇的感觉。在商户们看来,从赚得盆满钵盈到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也不过就在这几年的一晃之间,尤其是今年以来。与华强北遥遥相望的北京中关村,在不久前也迎来了一场震动——中关村地标性建筑e世界告别电子卖场转型做科技金融中心,至此,曾经的中关村四大电子卖场一个关闭、三个转型,“四足鼎立”辉煌终结。国内电子卖场集体进入寒冬。“转型”成了与华强北密切关联的高频词,抵抗电商冲击、产品升级、业态调整,华强北的新标签层出不穷,在这场变革之中,仍身处华强北的人们很在意的是,坠落的速度不要比转型更快。华强北的世界还会好吗?风光不再现在来到华强北,看起来依然是些许热闹,一路走过,要绕过地铁施工工地,穿过林林总总的店铺,经过招商、招租的大型户外广告牌,人群与车辆交织着,李浩就在这条街里穿行了15年。▲大量的数码产品实体售卖店,为华强北凝聚了极高的人气。李浩现在的工作时间一般从中午开始,穿过这些熟悉的场景,来到华强电子世界2号店三楼属于自己的半个铺位——另一半由庞姐使用,两人合租这个铺位已经两年多,彼此都节省点开支。三楼有点冷清,顾客不多,空铺倒是多了起来,就在李浩的铺位对面,整整一小排铺位都是空荡荡的,纸箱、塑料凳散乱堆在地上,“专业维修”、“大量批发”、“上本配件”、“耗材”的字样还原样贴在铺位,这些字在暗哑的灯光下,显得更为清晰却又孤零零。李浩对这样的场景已经习以为常:别说这里,随便在其他几个电子市场走走看,也不乏冷清的味道。李浩十几年来一直在华强电子世界做电脑配件,这里是国内规模、产品种类齐全的综合电子产品交易市场,在华强北拥有4家分店,这里曾给李浩带来满满的成就感,那时候从早忙到晚都没时间坐一下。现在上门的生意少,只有一些老顾客还会找到他组装一些电脑,一天下来也没有几台,利润也少得很,过去组装一台电脑利润1000元,如今只有150元上下,三天前,他帮别人装了一台过万元的电脑,赚了400块,这已经是这一段时间以来利润的一单。庞姐生意也不比李浩更好,接打时都板着脸,也没有太多耐心,她有点泄气似的说:你就是满脸堆着笑也没用,没人来啊。所以李浩上午也不会来,来了也没什么事,无聊的时候甚至还下载几个电影看,但看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焦虑。为了贴补一下收入,李浩从去年底开始干脆在下班之后跑到香港做起了“水客”,倒腾一些苹果回来;近一个月他又给自己添了个“兼职”——到朋友的酒吧陪客人应酬喝酒,朋友给他一些提成。说起这个他自己也笑:反正也爱喝酒嘛,以前是到酒吧花钱喝,现在不但免费喝,还有点钱赚,不也挺好的?“很艰难,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了。”李浩话锋一转,叹口气。做下去没得赚,转型也没那么容易,9岁的女儿开销越来越大,他觉得进退两难。光辉岁月15年前,李浩也经历过华强北辉煌的时候。1999年,华强电子世界刚开业不久,刚高中毕业的李浩便跟着表哥在这里卖电脑配件。那两年中国电脑需求量正集中爆发,李浩和表哥一天下来组装五六十台电脑卖出去,少的时候也有二十多台,他们请了7个人帮忙安装,每卖一台电脑利润约1000多元,有时甚至高达2000元。生意都是找上门来,有些太小的单无暇顾及只好放弃。给表哥打工三年,李浩觉得这行业挺有赚头,出来单干,还是在华强电子世界租了自己的铺位,每天卖出电脑二十多台,每月利润1万元多,而当时深圳的房价才3000多元。那个年代,大大小小的李浩们都赚得盆满钵盈。黄庆的公司就在赛格市场附近,公司为固定客户开发应用软件,他当年是以采购商的身份穿梭在华强北各大电子市场的,也目睹了赛格市场、爱华市场、华强市场、中国电子、远望市场等电子卖场陆续挤入商圈,并终形成了现今包括华强电子世界、明通数码城、龙胜批发中心、赛格广场、曼哈通讯数码市场等在内的核心电子商圈。▲华强北片区被誉为“中国电子街”。在黄庆印象中,2000年前后的华强北电子市场辉煌,可以用“人潮汹涌”来形容,有点类似于今天周末早高峰去香港通关的情形。那时,来自全国各地的采购商挤在华强北挥金,电子元器件、电脑、数码配件应有尽有,这里成为全中国乃至全亚洲电子商品集散地。中国电子市场价格指数也诞生在当时的华强北,这里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电子市场的“风向标”,每天下午1点多,当天电子产品价格出炉,人潮挤过去看,“很像现在每天看股票的感觉”。由于当时转账不方便,不少买卖用现金交易,有的老板一天下来收的货款装满整整两个电脑主机箱。有一次,黄庆去买元器件,老板豪气的问:“你要多少货?”黄庆也很豪气的反问:“你有多少货?”那次黄庆带了30多万现金去采购,现在想起那种感觉也“挺带劲儿”。据估算,当时出售硬盘、内存、CPU三大件的批发商每天交易额普遍在四五百万元,利润约8%。而当时的铺位更是火爆,普通的铺位转让费50万起,的拐角铺位转让费高达120万。内外夹击好景持续到2003年,市场有了些微变。那一年,诸如神舟、方牌电脑出现,品牌公司自营的产品冲击了市场,组装电脑市场开始萎缩。这一年,李浩的销售降了近两成。这一年,作为一股新的力量进入市场,又搅热了华强北。众所周知,这一阶段,华强北另一个闻名于世的标签是山寨,很多人趁此机会进入市场分一杯羹,山寨也着实火过一阵子。王华就是在这个时期开始做生意,他在四五个固定的批发商手中拿货再转卖,赚取中间的差价。他有时开玩笑称,这四五个批发商就像是自己的工厂,他的任务是接订单,然后由工厂生产交货。但是与组装电脑的命运颇有相似之处,山寨也终迪不过品牌的来势凶猛,后又因为政府的重拳查处,当年“商户从桑达电子楼上往下扔山寨”的轰动一时,山寨走机走到穷途末路,王华的“工厂梦”被慢慢击碎,他终转型做起直销,脱离此行。互联冲击了整个行业。2007年左右,继淘宝之后,京东也崭露头角,整个互联购物成蔓延之势。据《2014年Q1中国移动购市场调研报告》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的购用户数量已超过3.1亿人,预计2015年用户数量可能超过5.2亿人,且预测未来几年购将继续保高速增长态势。互联俘获了大众的消费习惯,也挫伤了华强北电子市场。▲不少淘宝的实体店设在华强北,每天下午4点开始,店主们忙着寄快递发货。在业内人士看来,购带来了价格透明,同一件产品上有几十个报价,利润空间被一再挤压,华强北电子市场在租金、人工费、配送的多重压力下,已经没利可图,面对互联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整个市场开始消极。李浩说,互联盛行时,他的销售下降了三成多,铺位也搬了两三次,终和别人合租铺位“抱团取暖”,而这个时候,他的同样大小的铺位租金已经由原来的4500元降到3000多元。也不是没想过在上拭水,小龙卖了七八年电子产品,跟着潮流也开了店,但效果并不好。他说,店要不停的刷,但也不过是“不刷肯定得死、刷了可能不死”而已。此外,有些上货品价格低到他自己也费解,“真搞不明白他们从那里拿到的更便宜的货?”受到互联的洗礼之后,近几年智能与平板电脑的兴起又给了电子卖场有力的一击,功能的集中化,使得智能和平板电脑可以完成销费者大多日常需求,“现在个个都拿着Ipad打游戏、看电视剧,连导航、听歌、照相这些都能用搞定。”小龙说,现在电子卖场能卖的产品越来越少,再这样下去也只有撤离市场了。转型之路市场空间萎缩,华强北退铺之潮还是到来了。早在2013年底,陆续开始有铺位空置。有数据显示,当年华强北商圈中九成的卖场日均人流量下降10%-20%,6家卖场出租率降低,其中有5家租金下跌。以远望市场为例,即便一个铺位从每月近9000元降到6000元,且可以几家合租,依然还是面临铺位租不出去的情况。坊间推算,那一年离开华强北的企业大约3000多。到2014年底至2015年初,空铺潮更为明显。远望、赛格等电子卖场的一些铺位贴着招租广告,且楼层越往上空置率越高。到今年初,李浩身边不少曾经一同并肩的同行已经撤离,仅剩的商铺销售也不理想,他自己的铺位销售已经下降了七成。不过,面对空铺潮,华强电子世界董事长赵骏仍然有信心,他认为,虽然诸多因素对于消费类电子产品影响不小,但批发型电子元器件强调配套以及集中供应能力,这一方面华强北仍不可代替。虽然大家都在说转型,可在李浩看来,转型也没那么容易。即便是在电子市场转型也不是很可行,“比方说,我卖了十年电脑配件,现在火了,让我转去卖?那有那么容易,我们的渠道和资源已经固定了,只能在原有的领域里面寻找新机会。”也有商户开始转为出售一些比较简的配件,如U盘、MP4、数码相框、行车记录仪,总之有什么做什么,但利润很低,也不是长远之道。从卖场的角度看,关于转型的讨论也从未断过。2012年底,一场主题为“如何应对新挑战”的论坛曾在华强北举行,业内大佬纷纷出招。其中,改变产品结构的呼声较高。比如原来的山寨卖场龙胜,经过改造成为了品种齐全的苹果配件市场,而另一个曾经的山寨卖场桑达电,也多以销售水货平板电脑为主。同时,华强电子世界也开始规划转型,公司在实体市场的运营上,将逐步调整为以电子数码产品为主导的综合商业运营商,强化体验式购物的功能,提供一些增值服务。▲在封路的3年里,“中国电子一条街”的地下空间发生了巨大变化。在华强实业2014年度报告中,关于2015年主营业务有一段详细的分析,其中,关于电子市场经营方面,“通过、百度、360等入口,引导销费者到华强实体卖场,结合目前正在建立的电子世界客户数据库平台,力图在一定程度上实现消费者、商户、华强互通互连的O2O格局。”此外,在电子商务这一板块,华强还试图积极开拓产业链上的新业务。今年初,“创客”一词火遍全国,借此风潮,华强北新的创客孵化中心正在建设中。几天之前,李克强又现身中关村打气。这让人们对电子卖场新春天再一次重燃希望。尽管觉得日子不太好过,但李浩还是在努力想办法,“水客”他不太打算继续做了,因为近一段时间,他倒腾一个苹果6利润已经不足50块钱。他在考虑和朋友利用原有的资源创业,虽然转型很难,但不转就更难。(文中李浩、庞姐、黄庆、王华、小龙为化名)文 |蒋平图 |陆颖 | 郑安之 何芸芝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科技 当中国品牌遇上开挂民族,惊喜值得期待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黄冈整形美容好的专科
孝感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宿迁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十堰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