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日本地震周年灾区重建任重道远灾民不敢要孩

2019/01/31 来源:凉山信息港

导读

日本地震周年灾区重建任重道远 灾民不敢要孩子▲3月11日,天皇夫妇和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参加追悼仪式。   3月11日,在日本福岛县举

日本地震周年灾区重建任重道远 灾民不敢要孩子

▲3月11日,天皇夫妇和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参加追悼仪式。   3月11日,在日本福岛县举行的“3·11”大地震一周年纪念活动上,人们点燃蜡烛悼念逝者。   11日,日本政府及各地民众以默哀、祈福、祭奠亲友等方式,纪念“3·11”大地震一周年。14时46分,一年前大地震发生的时刻,日本全国各地民众为遇难者默哀一分钟。   虽然距灾难发生已有一年,但日本民众仍生活在福岛核泄漏事故的阴影下,身心俱疲。一项调查显示,虽然有8成灾民表示有朝一日想回到自己受灾的故乡去,但是超过半数的人认为:要实现灾后重建,十分困难。   根据日本警察厅截至3月10日的统计,地震和海啸共造成15854人遇难、3155人失踪,至今仍有34万余名灾民在各地避难,灾难造成经济损失高达3000亿美元。   伤心 全国默哀一分钟   日本政府当天在东京国立剧场举行“3·11”大地震一周年追悼仪式,明仁天皇夫妇、首相野田佳彦、地震灾区代表及日本各界代表共约1200人出席。   剧场中央竖立着一根以白色菊花和百合点缀的、象征逝者灵魂的立柱。   野田在东京的追悼仪式上说,政府将完成“通过灾区重建来实现日本再生”这一历史使命。他代表政府作出三项承诺:一、政府将全力以赴,尽早完成灾区重建,为将灾区建设成更加安全、宜居的家乡提供支援;二、把从大地震灾难中汲取的教训告诉后人,尽快加强全国的灾害对策;三、日本各地和海外对灾区提供了援助,不忘“互助”和“感谢”的心。   三周前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的明仁天皇在致词中说,他对为灾民和灾区工作的人们表示慰问,对世界各地对日本震灾表现出的关切深表感谢。他期望日本国民为改善灾区状况继续不懈努力。“在灾区重建过程中还将遇到很多困难,”他说,“我希望每一位日本人都能与灾民心心相连,继续帮助他们提高生活水平。”   14时46分,一年前大地震发生的时刻,仪式现场全体起立,为地震遇难者默哀一分钟。这是日本政府首次为因自然灾害而遇难的国民举行追悼大会。   同一时刻,日本全国各地民众也为遇难者默哀一分钟。火车停车,轮船静止,包括反核示威者和驻外使节在内的几乎所有日本人,此刻低垂头颅,表情肃穆。   当天,地震重灾区岩手县陆前高田市拉响警报。俯瞰这片重灾区的高台上,一名佛教僧侣敲响一口大钟。在宫城县女川町,人们站在沙滩上,面朝大海,双手合十,默默祈祷。   美国纽约市11日上午举行了“3·11”大地震一周年追悼仪式,为遇难者祈福,并鼓励日本灾民:“纽约不会忘记(大地震),今后也让我们一起实现复兴。”   去年3月11日14时46分,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9.0级强震,引发特大海啸。受地震、海啸双重影响,福岛核电站4个机组不同程度出现事故,导致放射性物质持续外泄。根据日本警察厅截至3月10日的统计,地震和海啸共造成15854人遇难、3155人失踪。   闹心 垃圾处理为难   截至今年2月21日,来自日本政府的一项调查表明,时隔将近一年,东北3个重灾区的海啸垃圾回收仅为5%,其中岩手县快,也仅处理了8%。   分析称,照这个速度进行下去,日本灾区的整个复兴计划将大大受阻。日本核事故担当大臣细野豪志不无担忧地表示,原计划3年内要全部处理完毕,就现在处理的速度看,非常紧迫。如何把废墟垃圾推销出去,已经成为日本灾区地方政府为头疼的事情。   如今,灾区垃圾成为避之唯恐不及的“被害者”。对于焚烧来自灾区的垃圾是否会出现放射性物质,大多数日本人“感到非常不安”。近日,一份日本全国问卷调查显示,约有8成的地方政府对接收灾区垃圾表示为难。   日本政府花费3年多的时间才清理完毕阪神大地震的垃圾,而“3·11”大地震产生的垃圾量是阪神大地震的1.5倍。加之日本人对于放射性污染的恐惧,垃圾处理变得漫长而无期。   日本国内地震垃圾尚未处理完毕,海啸垃圾中的部分将于明年到达美国夏威夷,其规模可能达到100万到200万吨。   政府缺钱重建慢   地震和海啸摧毁或严重破坏了38.3万座民宅和其他建筑,其中34.2万座位于重灾区岩手等3县,但重建工作进展缓慢,一些灾民不满政府拖沓。   每日社的调查显示,30多万名避难灾民中,8成人希望有朝一日重返家园,但超过半数灾民对重建缺乏信心,半数灾民不知道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日本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说,日前他前往岩手县时,遇到了该县东南部城市陆前高田市市长户羽太先生,市长说,他们在等待中央政府的重建方案。   新城区的建设需要大笔的资金,而灾区的企业几乎全毁了,灾民又没钱缴纳市民税,作为地方政府,今后几年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根本没有钱自己动手来建设新城,所有人都等待着中央政府的财政支援。   但国家财政已经连年赤字,日本政府每年都需要靠发行债券向国民借钱过日子,实在没有钱来重建灾区。徐静波说,这是日本大地震过去一年,灾后重建依然“按兵不动”的一大主因。 [1][2]下一页揪心 34万人在外避难   据日本复兴厅2月29日公布的受灾避难人数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2月23日,日本仍有34万余人在外避难。从避难地点的类别来看,有32万余人住在临时住宅和公营住宅内,其余的选择避难所、旅馆酒店以及亲戚朋友家中。   此外,一些遭受重创的地区还出现了人口急剧减少的趋势。据日本媒体报道,“3·11”大地震后,岩手、宫城和福岛三县沿岸37个市町村人口与震前相比共减少了55662人。而由于不少人前往外地避难时未办理迁出手续,离开的人数事实上更多。日本政策研究大学准教授出口恭子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30年之后,福岛县的人口将减少一半。   人口转移以及固定劳动岗位的减少使很多人失去了稳定收入,而大地震引发的海啸以及核事故又让大量民众丧失了家园和收入来源。有数据显示,日本全国领取低保的家庭数目持续走高,靠低保金生活的人数也再次刷新纪录。   灾民不敢要孩子   据《悉尼先驱晨报》和《新西兰先驱报》报道,日本“3·11”大地震引发的福岛核危机已经过去一年,然而对于当地的许多灾民来说,对核辐射的恐惧依然没有消退,许多灾民甚至因为害怕辐射造成的后遗症不敢生育孩子。   已经被关闭的福岛核电站目前依然有核辐射物泄漏出来,虽然泄漏的速度比事故刚发生时的那几周要慢得多。低剂量核辐射不会立即致命,但它的影响会在几年后以癌症等疾病的形式显现出来。   由于对核辐射的恐惧,福岛县的许多居民不敢打开窗户,不敢在户外晾晒衣物,不敢食用当地的农作物和饮用水,还有人服用加速新陈代谢的药物,希望能够将辐射物尽快排出体外。一位48岁的母亲甚至警告她的女儿们:永远不要生孩子,以免生出畸形儿。这位母亲说:“政府发言人口口声声说不会对健康产生直接影响。他根本没有说明10年或20年后会怎样。”   反思 强化政府执政能力   日本《每日》日前发表社论,指出虽然在日本的土地上还残留着灾害带来的巨大创伤,但日本已然再一次出发,并就从灾难中学到了什么进行了反思。   文章摘编如下:   那么,我们从灾难中学到了什么?   其一便是政治的重要性。这是一年来日本的政治未能有效发挥其作用的反面总结。即便是现在回头看,3月11日之后的日本政治几乎达到了混乱的顶峰。虽然设置了多个灾害应对部门,但却远未实现政治主导作用。在灾难面前,政治家没有担负起应有的作出有力的决断,各级官员也没有充分发挥其执政能力。执政党和在野党不仅未能齐心合力在短时间内解决问题,反而由于两党的步调不一致使政局更加混乱。   因此,一些只能通过政治渠道得以解决的问题被全面滞后。直到5月2日才通过4万亿元的次补充预算。直到地震发生的四个半月后的7月29日才制定了指导重建的方向性政策“重建基本方案”。与关东大地震后4周内便成立的帝都重建院相比,直到此次地震发生11个月后的2月10日才组建了重建厅。   强化政府的执政能力不仅在保护人民的财产和人身安全方面具有重大意义,在推动日本各项问题的解决方面,其重要性同样不容小觑。   其二是认识到重新考虑核电能源政策的必要性。我们以前过于轻信核电的安全神话,今后要致力于探讨如何减少对核电的依赖。替代能源如何填补核电能的缺口?核电能源的废弃物该如何解决?无论那一个问题都非常棘手,如果日本能妥善解决这些难题,那么对整个人类世界也将有所裨益。   ……   政府在受灾区的修复、重建举措将会有何进展目前仍前景不明。救灾前期的相关措施并不得力,造成这一后果的原因虽然很多,但众参两院的不和、民主党的内讧以及执政党和在野党的党派利益之争毫无疑问影响了日本重建的步伐。地震仅仅3个月后,国会围绕内阁不信任提案已有多次政局攻守,这些给日本的政治带来了负面的影响,国会理应承担历史性的。   ……   中央政府提出了以地方政府为主体的复兴原则,表示将会充分尊重当地的主体性而不会强加干涉。这一点固然很好,但它不能成为中央政府逃避的借口,我们有必要再次强调国家有义务给予地方政府人力、财力方面的支持。   今后的一个重要课题是保证移居的人能够拥有必要的资金来获得新的住宅。

前一页[1][2]

珠三角水转印喷漆价格
重庆充气芯模
童装泳衣批发价格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