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信息港

当前位置:

直播星地下市場調查

2019/05/02 来源:凉山信息港

导读

摘要:幾乎是一夜之間,城鎮的樓房陽臺上、農村的房頂上,接收衛星信號的“小耳朵”遮天蔽日的長起來,同時也帶動了衛星電視市場的蓬勃發展。雖然國家

摘要:幾乎是一夜之間,城鎮的樓房陽臺上、農村的房頂上,接收衛星信號的“小耳朵”遮天蔽日的長起來,同時也帶動了衛星電視市場的蓬勃發展。雖然國家對私自安裝衛星天線明令禁止,各地對地下市場也“嚴厲打擊”,但這些“小耳朵”并沒有任何要減少的跡象,反而在以幾何的速度瘋長。直播星地下市場究竟有多大?老百姓為何對衛星電視會有這么強烈的需求?地下市場給整轉中的有線電視帶來了怎樣的影響?

农村百姓声音

保定市,满城县,某村,周日。

村民小李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陪孩子看《喜洋洋与灰太狼》。小李说,自从家里买了个锅后,电视能收到40多个频道,小李喜欢看的电影、他妻子喜欢的电视剧、父母喜欢的戏曲,一家人的收视需求基本都能满足。以前一家人围着4、5个频道换来换去,1个小时的电视剧会插播半个小时的广告,妻子总是气愤的扔掉遥控器。

这个地方处在中部平原地区,不属于偏远山区,不在直播星“村村通”工程范围以内,几乎没有人家看有线电视,“这里的模拟信号也就有5、6个台,而且县里的台大部分时间都在播放广告,根本没有办法看,还不够生气的呢。这些节目根本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小李说,他们村子90%的家庭都装了锅,邻村基本上也都安装了锅。现在这里的人基本上是用卫星锅收看电视的。登上小李家的房顶放眼看去,果然每家的房顶上都伸出一个“小耳朵”。

“虽然农村人非常想了解外面的世界,但是接受信息还是处于被动状态,看电视基本上是一种打发时间的方式,村民不会为了看电视而主动去交钱,有线电视每一个月要交十几元钱的收视费,现在一次性投入200元钱装个锅,可以免费看电视,大家当然要装锅了。一个要交钱,一个免费看,你说农民会选哪一个?”小李对说。

在另一个村庄里,村民指着他家房顶上的大锅说,我家这个大锅只花了300多元钱,都用了5年了,能收50多个台,用锅收的信号挺好的,不会再去交有线费,农民挣钱的渠道少,基本靠土里刨食,固然要精打细算经济账。

还有村民对中说,“如果村庄里让安有线,每个月交十块二十块钱,我想村子里的人是没有人交的,农村的情况比较特殊,赶上农忙季节没有时间看电视,但是也要照旧交有线费;那还不如买台电脑,直接用线上看电视呢。如果节目能按时定制,为了自己喜欢的节目付钱,我还是愿意的。比如赶上农闲季节,我愿意交一个月的钱定制我喜欢看的节目。”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统计信息公布的数据显示,2008年农村有线广播电视用户数为65,578,434,占全国有线用户总量1.63亿的40.23%,可见有线电视在农村还是有较强吸引力的;还有另外一个数据,农村有线电视的入户率仅为26.77%,表明有线的农村市场做的并不充分,据中广互联调查了解,还有一些并不算偏远的农村地区,既不属于贫困山区,不在村村通工程覆盖之内,也没有有线的覆盖,除了安装锅,好像没有更好的选择,具有45套免费节目的直播卫星电视很自然的占领了这部分市场。

暗访农村销售点

农村对卫星电视的需求,拉动了农村卫星电视市场的兴起,这些卫星接收设备的销售点大都由销售家电的代理商代理,一般集中在几个村子的交汇处,这里来往方便,也比较繁华。

扮作卫星装备批发商跟随当地人来到一条街上。这条街上一连好几家家电销售点。街边一个“天线批发”的大牌子把引到一家店里,店里摆放着冰箱、洗衣机等家电产品,来看货的人来来往往,但是当问到有没有卫星盒子,老板还是很机警的看了一眼,寻问,“你是哪儿的?”,因为有当地人带领,店主很快放松了警惕,开始介绍起他的产品,还拿出了一个“锅”让看。

店主说,现在的大锅收的信号不太稳定,有干扰,现在都使用小锅了,小锅信号稳定而且收台多,在中广互联的要求下,店主拿出一个30公分的小锅,原来店主说的这个抗干扰的小锅,就是中星9号的接收天线,“可以收5、6十个台,”店主说,并承诺,机顶盒1个月内保换,一年内保修,过了保修期可以以旧换新。谎称朋友需要大量批发,先考察一下市场,拍照片回去对比,店主方答应拍了照片。

如果说前几家店主还有些遮蔽,在一个家电维修店里,店主大方的把卫星天线挂在墙上,口气也比较大,“我除了飞机大炮不会修,其它的电器都没有问题。售后服务决对放心,保修半年,一个月内保换。”店主说,“一套设备安上之后,三年四年也不会坏,这一片的老百姓基本上都装了锅,维修的生意红火了起来,只要打个,10元钱上门修一次。这一片几个村的百姓,都是我的服务对象。”

走完这条街了解到,这里整套卫星接收设备价格一般在200元左右,品牌也是比较固定的几个,有三星、天诚,还有本地产的东方红,带来的当地人告诉中广互联,村民们的生活习惯是集体式的,一个村子就是一个大集团,往往一家人装锅,全村人都装锅,一家用什么牌子,全村人甚至几个村庄的人都会用这个牌子,这种仿效的连锁反应使农村的卫星设备销售市场很火爆,品牌也比较单一。

城市百姓声音

甘肃兰州市民小陈气愤的对说,“我退定有线已经半年了,我不看有线而装锅纯粹是被有线逼的,”小陈说,那年他家装修,暂时关闭有线半年,等装修完再去开通时,服务人员告诉他如果要继续开通有线,必须补上上半年的有线费,小陈气愤的说:“我那半年没有看电视,为何要交有线费,我一气之下,买了锅,现在看的挺好,而且经我介绍,朋友们也买了锅,经我手出去的锅,就有二十多个。”

河南郑州小吴对说,现在年轻人使用电脑比较多,很少有时间看电视,就是看电视,也是在上想看什么就搜什么,我家只有一台电视机,但是有两台电脑,我和妻子都用电脑,只有父母看电视,有线只装了一年就退了,给他们装了一个锅,一个是老人用两个遥控器比较烦琐,再一个就是他们对节目要求不高,现在的节目他们基本够看了。

小吴很直接地对说,我在市场上买一套装备总共160元,而有线年年都要收取300元的收视费,你说那个划算?

在上百度一下“中星9号”,页会链接到很多销售中星9号接收设备的站或论坛,真正关于卫星接收机的报导,基本上是各地多部门如何联合查处整治,这也侧面说明了地下卫星市场的火爆。有线在数字化整转过程中还存在很多问题,老百姓抱怨颇多。除去免费和收费的因素外,有线自身服务体系的完善、节目质量的提高和形式的丰富,都是有线能否固守住自己的阵地而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

直击河南郑州地下市场

动车和谐号以每小时126千米的速度行驶近7个小时,来到北方大规模地下卫星接收设备销售市场之一郑州,郑州有4个电子产品批发商城和2个小商品批发集散地,都是卫星设备地下市场的聚集地。

发现,在市中心的批发商城里,专门的卫星装备批发店只有3家,其它店都是在销售其它电子产品的掩护下进行卫星设备的批发销售。

在一家店里看到店主正忙着清点货物,当表明想要做批发的生意来考察一下市场时,店主把拉到一边轻声的说:“你现在做这个生意有点晚了,现在一套设备只赚十几块钱的差价,春节的时候利润才大呢,一套设备能卖到5、6百元,做这个生意比较早的都赚到大钱了。”

店主指着刚到货的盒子说,“3月份的时候价格开始往下降,一天几个价,刚进来的货还没卖完,价格已经降了几次,各种牌子的盒子比着往下降。”

问,“我店都租好了,如果这样我这个生意就做不成了?”店主笑笑对说,“现在差价虽然少了,但是销量也多了,不至于赔钱,以前一个盒子能赚几百元,现在一个盒子只能赚十几块钱,只能靠大量的批发,如果量小的话,更赚不到钱。”

店主向承诺,如果在他这里批发量大的话,会给格,“卖给别人都是260元一套,看你次做这个生意,我230块钱批给你。”

在另一个店里,看到各种品牌和大小不等的盒子摆满了柜台,刚进去只有老板娘在招呼,一口价200元,再往下砍价,老板娘只说了一句:“现在本来就没有多大的利,行就行,不行就算了,”便再也不吭声。忽然看到老板名片上的名字,竟然和同姓,便亲切的攀起亲戚来,老板这时才抬起头来笑着看了看,态度180度大转变,老板娘一看是本家,也非常慷慨的说:“既然是本家,那没的说,这样吧,你要是要的话,我也不多说了,160元每套”。

看来这真的是了,说来说去,也只在几块钱之间浮动,跟春节期间的高价相比,现在的地下市场真的不太好做了。

还看到有一些大品牌的机顶盒也在销售,但是是专门代理商代理,做的比较谨慎,店里只有机子的样品,如果需要的话,要提前定货,代理店的老板对说,“如果需要,提早打定货,我们有物流公司直接送货到门,物流公司代收货款,价格260元”。

在店里坐了十几分钟,陆续有3个人前来洽谈业务,一个河南辛乡的零售商一次定了5、六十套的货,店主说,现在货需要等几天,下周才能到货,还有已经交了钱在等货的呢,货是定量生产的,但肯定有,大概一周的时间就能到货。

如果说市中心的批发市场生意做的比较拘谨,那在离郑州市中心稍远一点的郑州新区的大批发市场里看到,批发商的生意做的非常放开,各种品牌的锅在店门前的大街上1字排开,像卖西瓜一样,来来往往洽谈业务的人络驿不绝,还有人在门口不停的调信号,演示,老板更是忙的热火朝天,有点顾暇不过来,生意甚是红火。

在一家店里,看到好几个品牌的机顶盒放在一起卖,老板说,不管什么牌子,都一个价,160元每套,天线可以随便配。老板告诉,“天线不值钱,十元钱就能搞定,主要是盒子值钱,至于品牌,没什么区分,现在都使用的是相同的芯片,只不过外面做了一个盒子,所以都差不多,所有品牌都是160元。”

进到一个专门代理卓异机顶盒的店里,老板一口价,130元一套,机顶盒和天线的牌子都是卓异的,送货到门。说要十套,能不能再便宜些,老板看也不看,冷冷的说:“就你这点量还讲价,你这点量我跟本都不想做你的生意,我这里一个月零售都走3、4百套,还不算批发。你这点量,我们除去路费,赚不到多少钱。”问:“那加上批发,每一个月能走多少货?”老板说,“这个量不定,基本上是零售的2、3倍”。如果这个店一个月按批发1000套计算,2009年到6月底也出货6000套,而且全国各地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店。

发现,市场里的机顶盒基本上产于南方,深圳和福建的机顶盒占市场的90%,湖南和石家庄也有少量产品。卫星天线基本上产于北方。市场上的品牌大概有十几种,有三星数码,高斯贝尔,航天数码,新来斯,中大、超维、天地星、卓异、小灵通,天诚等等,卫量接收设备价格在130元-260元/每套之间浮动。

在调查中也跟多个厂家接触过,据业内人士统计,地下市场销售比较火的南方品牌有卓异和其它10几家,据卫星设备批发商说,卓异一天能生产2.8万台机顶盒,出货量,其它十几家出货量大概在上万台,再加上北方的3、4个厂家,大概每天的出货量在200台左右,地下市场一天的出货量在13万台左右,简单估算一下,截止6月底,地下市场出货量目前已经突破2300万台,国家招标的366万台的量,地下市场只需一个月就能搞定。

[NextPage]

厂家的想法

中标厂家的想法

2008年国家直播星招标366万套接收设备,只有7个厂家中标,这些中标的厂家对出货量远远大于招标市场的地下市场是如何看待的呢?采访了几个中标厂家。

问:地下市场现在很火爆,量已经远远超过招标市场,你们有没有想过参于呢?

答:地下市场我们接触的很少,因为我们不敢接触。只知道地下市场量很大,大到很多招标厂商都想参与,但我们参与顾及太多。如果我们进入地下市场,就不会再有机会做招标市场了,对我们来说得不偿失。

问:据说地下市场利润更大,挣钱更容易,追求利润化是厂商的目地,你们是大厂家,应当在地下市场更有作为?

答:不一定。能否挣到钱要看厂家在地下市场占有的资源的大小,我们在地下市场不占有很多资源。首先超低的价格我们做不出来,在市场上没有竞争力;另外一个,我们不占有地下市场的销售渠道资源。还有就是我们没有长期以来在地下市场奠定的名声。而且地下市场并不一定能挣到钱,挣钱多意味着走的量要足够的大,这是有盈亏平衡点的。上次中标的厂家基本上都不敢做地下市场,但是不排除有做的,但不敢那么猖狂。目前地下市场上的主要品牌怎样数也有10几家,每月大概有300万的销量。

未中标厂家的想法

1、某厂家对说,国家正规的直播星市场是招标市场,但是国家2008年次招标有30多个厂家竞标,只有10个厂家入围,7个厂家中标,机顶盒生产厂家有几十家,以赢利为终追求的厂商面对如此庞大的直播星市场,不动心也是不太现实的。地下市场比招标市场要大,听说芯片厂家都卖断货了。现在直播星接收盒子卖到98元每台,南方大概有十多个品牌在地下市场销售比较火。

2、某厂家负责人对说,直播星地下市场是有益于老百姓的,有些人住在山上,又不在国家村村通工程覆盖范围内,但是他们需要看电视,而且需要廉价的看到电视,直播卫星是他们的选择。而且城市也有需求,好多城市居民装修前预留卫星电视电线走线孔,甚至买房要看阳台的朝向是不是便于装卫星电视,老百姓有需求,就会有市场。

3、有厂家也告诉,地下市场并不好做,这些地下市场的厂家也是艰难中求生存,首先是有风险的,而且价格低竞争激烈,构成恶性循环,挣到钱也是不容易的,要想做大项目,就要跟着国家走,就不能涉足地下市场,这是广电的特殊性,而且国家的项目,回款也有保证,地下市场的货款有时收不回来,麻烦很多。

4、有厂家告诉,厂家生产出盒子,要批给销售商先卖货,货卖出去之后,才会返款给厂家,乃至有些销售商几年之后才会付给厂家钱,如果遇到不诚信的销售商,就有可能收不回钱,所以厂家要保证销售商有足够的利润,还要把价格压得很低有竞争力,求生存是非常难的,所以大的厂商都不去做地下市场。

5、有厂家告知,目前全国大概有30家卫星机顶盒厂家有生产直播星机顶盒的资历,这些厂家要具有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批准的内销定点生产资质,总局发的广播电视装备器材入认定证书和中国质量认证中心发的3C认证,并在工信部、广电总局的监管之下,目前直播星地下市场是违法销售,如果这些好不容易取得生产资格的厂家参与地下市场,会冒着被掉销生产许可证的危险,而且生产许可证只可能减少,不会再增加发放,所以这些厂家对参与地下市场慎之又慎。

地下市场厂家的想法

一个地下市场厂家这样对说:“中9的生意太难做了!”,各厂家在价格上恶性竞争,利润空间被压缩的已非常小,只能靠大批量生产,大批量销售才会有利润。3月份CCBN期间,福州卓异先降价,天地星、高斯贝尔、天诚等厂家比卓异降的更快,形成了恶性竞争,一天几个价,降价就意味降低质量,正规中9机顶盒比山寨机子还不如。中9是老百姓看的多,老百姓都是穷人多,所以做中9的生意注定赚钱少,大家挣钱少,服务质量也会下降,厂家、经销商、用户都吃亏。

对有线的冲击

在市场调查时也看到这样一个场景:在一个有线接收机和卫星接收机一起销售的店里,一个公司老板进来想买有线器材,给厂里60个宿舍安有线电视,店主拿起计算器麻利的敲动着:“如果安有线,初装费350元,每个房间需要1台机顶盒的钱,加上布线的钱,这个工程需要2万多元。”店主解释说,“这些还不包括布线不合理,拆了重新布线的费用,而且再加上的每个月的收视费,你前期投入估计是3万元。”公司老板眉头一皱。

店主继续敲动着计算器说,你如果买一个锅把信号收下来,然后再把信号分给其它的房间,这样每一个房间只需买一台机顶盒 ,而且还不用每一个月交纳收视费。就算你每个房间都装一个锅,估计,1万元就解决问题了。

,厂长改变刚来时的主意,决定买锅来解决员工的看电视问题。

直播星对有线的冲击,在国家期直播星村村通工和实行过程调查中就了解到,一些地方广电局出现拒收直播星设备,要求换有线装备的现象。在调查采访中新疆广电局某负责人也对说,自从有了直播星以后,百姓退有线的非常多,现在广电局在一些城镇发展的有线小片基本上已经消失了,有线退定户100%,已被直播星电视取代。

在采访四川绵阳有线络公司的相关负责人时对表示,绵阳有线按照之前的发展速度,每一年有线用户都增加大概有1万多户,但是2009年有线用户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上千户,直播星对有线的冲击是非常大的,现在老百姓对直播量还不太了解,对有线冲击已经这么大,如果直播星推广开以后,对有线的冲击之大是不可想象的。

此负责人对说,“有线现在很有危机感,为了反击直播星的冲击,有线从节目内容和服务等方面都提升和加强了,其实现在有线赢利点很少,基本上是收视费,如果用户再大量流失,那地方有线的日子会越来越不好过。”

甘肃有线的某工作人员告知,信息的传播与获得在这几年中变化是飞快的,前些年广电的优势在现在来看已荡然无存了,以前电视是作为下达国家政策和信息的工具,老百姓已经看习惯了免费电视,现在让老百姓交费是很难接受的,即便收费了,也是在寻觅另一种省钱的途径,比如直播星是免费的,老百姓肯定要看直播星电视,国家肯定早就预料到这样的结果,有线现阶段只能是维持,有线的发展,根子上还是要国家政策的改变。

有线的电视节目与直播星的节目差异性并不大,有线电视在本地节目方面目前还有些优势,但是,随着地面数字电视的发展,地面+直播星的双模机顶盒将使有线这1优势也消失殆尽。几乎同样的服务,看有线电视需要每个月交十几二十块钱的收视费,而直播星却完全免费,因此地下市场如此繁荣昌盛也就不足为怪了。老百姓看电视的需求是合理的,而且应当得到满足,但目前的格局对有线电视而言完全是一个不公平的竞争环境。本来,直播星的免费服务仅仅是针对老少边穷的“村村通”工程覆盖区域的,类似于一定范围内的补贴政策,地下市场违规的繁华突破了补贴的范围。

固然,对有线电视运营商而言,应该认识到有线一统天下的局面已经结束,不但要时刻面对卫星的争抢,还要学会面对IPTV、地面电视、移动电视、等其它运营商带来的诸多竞争,这就需要有线要从思想上完全改变垄断观念,建立服务和运营的观念。通过互动电视、提高服务、差异化收费等举措,巩固阵地并寻求发展。

老百姓有如此强烈的收视需求,直播卫星市场是疏还是堵,如何充分挖掘直播卫星的生存空间?如何保护老百姓收看电视的权益?也是国家相关部门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启动直播星的商业运营,或许是解决目前尴尬局面、建立公平竞争机制的选择。

近来,业界传闻直播卫星将实行部份节目加密,原来的45套免费节目只留24或25个,其它节目加密,此举为直播卫星商业运营带来了新的机会,规范的直播星市场什么时候能够到来?我们拭目以待。

肝癌鼻出血原因是什么
肝癌晚期临终前的症状表现
胃的癌前病变是怎么回事
标签